当前位置:首页 >> 5G

我叫李果

5G  |  2020-04-09  |  来源:南汇物联网云平台

我叫李果,刚满八岁,是个男孩。

八岁是个很尴尬的年纪,男孩也是个很两难的性别。但这并不暗指我很满意“李果”这个名字。

范 因为我忘记在练习薄上写名字而罚我写一百遍的时候,我希望自己叫“丁一”。范 因为读不出我同桌的名字而不点他名回答问题的时候,我希望自己叫“马頔”。

我认为爸妈在给我起名字前,得先问问我的意思。我感觉到被忽略了。

——楔子

【1】

我在七岁零十个月零十二天的时候,进了现在的小学读一年级。从那以后最糟糕的一件事情就是,我不仅仅要在家里时时刻刻同李硕抗争,还要在学校里进一步使用我的战术。

妈妈尽管嘴上说着李硕是哥哥应该要照顾我,却总是一不小心在他的饭盒里放了两个鸡腿,而在我的饭盒里放了两坨土豆泥。

这就使我更加在意马頔午饭后的两块巧克力,丁一书包里的一块抹茶蛋糕。你们猜猜,是谁的妈妈忘了给她的宝贝带甜点?

李硕昨天晚上上床前又没有关灯。他顺着梯子爬到上铺的时候,我抬起手搔他的脚底心,他也没有停下。我不断地敲打他的床板,他也没有下来关灯。

我扯着嗓子哭嚎。妈妈开门进来骂了李硕一顿,关了灯,又关上了门。

这才是我的妈妈。

如果李硕乖乖地关了灯,我会把嘴巴里嚼了很久的口香糖粘到梯子上。

但是我没有得逞。

我也忘了把嘴巴里的口香糖吐出来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发现它黏在了我的头发上。

又是谁的妈妈,念叨了我一早上。

李硕在鞋店里挑走了我中意的那双白面红纹鞋。我盯着他脚边的鞋看了很久,把手伸向了旁边相似的红面白纹鞋。

“跟屁虫。”李硕这样说。

妈妈帮我选了一双蓝色的鞋子,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。

我不明白为什么男孩就要穿蓝色的鞋子蓝色的衣服,不能玩粉红的布娃娃粉红的蝴蝶结。

我希望李硕在操场上奔跑的时候左脚被右脚绊到,最好跌在他看了就会脸红的女生面前。

我掉了的牙陆陆续续地长,可总是说话漏风。

李硕笑我的时候我觉得特别不公平。他换牙的时候我都没有笑他。

妈妈说我现在摇摇晃晃的这颗牙周四就能掉,然后她会帮我扔到对面的屋顶上去,这样我的牙就能长得好。

但是到周日这颗牙都没有掉下来。也许它不愿意被扔到对面的屋顶上去,更愿意躺在我的糖果盒子里被收藏。

妈妈说,“李果啊,你尿尿又忘了冲。”

我说,“妈妈,你怎么知道是我尿的尿呢?刚刚是李硕上的厕所。”

妈妈说,“你们俩尿尿的颜色不一样。”

然后我就很委屈。在我看来颜色是一样的。

这个时候的妈妈,只是李硕的妈妈。

我的小木马不见了。

妈妈说在客厅的柜子上。

我从第一层到第六层来来回回找了三遍,都没有找到。

妈妈说,“你怎么回事,找个东西都找不到。”

她不耐烦地冲到柜子前。

结果,猜猜是谁的妈妈,也没有找到我想找的小木马?

李硕讲了鬼故事给我听。

但是他又不准我开着灯睡觉。

我抓着被子的边缘,听到蝙蝠怪的指甲划过窗子的声音,衣橱里的怪兽呻吟着响应。

李硕的呼吸声越来越重,把我一个人留在了黑暗里。

我拖拽着拖鞋找妈妈。

我说,“妈妈,我害怕,有怪兽。”

妈妈说,“怪兽不存在。你是男子汉,所以不能再和妈妈一起睡了。”

我讨厌死了男子汉这个词。

但是,

我染上水痘的时候,同桌马頔给我送作业都远远的把练习薄放在门口不敢进来的时候,又是谁的妈妈,坐在我的床边,一整晚都没有睡。

她拉着我的手,热热的毛巾抚过我奇痒无比的皮肤。

门口的夜灯亮着,怪兽都不敢出动。

所以,

在妈妈感冒的时候,我也毫不犹豫地睡到了她的身边。

她说,“傻孩子,妈妈会传染给你。”

我说,“我的水痘都没有传染给你,你的感冒怎么会传染给我呢。”

她说,“你还小,抵抗力差。”

我说,“那我要快快长大。”

李硕把我拖出了妈妈的卧室。

我不和他计较。

只要我专心地长,总有一天能变成李硕的哥哥的。

【2】

爸爸下班到家。西装和早上出门的时候一样干净。

他问,“妈妈有吃药吗?”

我说,“吃什么药?”

李硕说,“午饭后吃了,一直睡到现在。”

爸爸说,“很好。我去看看妈妈。”

爸爸说,“今天我来煮晚饭。你们俩想帮忙吗?”

李硕说,“我来打蛋。”

我说,“我来洗菜。”

我遇到了谁的哥哥,仔仔细细地把水温调到适中,然后把水槽让给了我。

爸爸炒菜的时候,我和李硕坐在沙发上看《动物世界》。

长颈鹿在大草原上啃树叶,它忽然变得不安,撒开蹄子狂奔,没多久却被狮子擒获。

看了那么多的《动物世界》,我却在那一瞬间突然理解了,死亡和失去是个怎么样的意思。

我跑到厨房抱着爸爸的腿,眼泪涌到视线,用沉默回应爸爸的“怎么了?”

李硕牵着我的手对爸爸说,“我来照顾他。”

然后他在恐龙对战中输给了我,又给我看了我最喜欢他不怎么喜欢的动画片。

爸爸在酒柜里找到了我的小木马。

“下回它再走丢就归我咯?”爸爸这样说。

我接过小木马想到了妈妈。

李硕说,“我去叫妈妈出来吃饭。”

我跟着他,心甘情愿地作个跟屁虫。

在我还没有长大前,我愿意让李硕一直当哥哥。

妈妈说她不准备再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了。

那也许我能说服爸爸和妈妈给我买一条小白狗。

这样我就不会是我们家最小的了。

共 195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非常不错的一篇小说。作者用一个孩子的心理来描述自己心中所想,对爱的感悟,通过语言,生活的细节描写再现了孩子的天真无邪,再现了妈妈、爸爸、哥哥对“我”的疼爱。因为有哥哥,我时常问“妈妈是谁的。”随着语言,故事场景的变化,我们了解了故事中的“我”想要成为妈妈眼中的“唯一”,所以狡黠的“我”会捉弄哥哥,哥哥很多时候也会叫我“跟屁虫”,这些都会让我很不服气。小说由许多生活的细节,通过对话完成。作者用朴实的语言,真挚的情感流露,使得文章读来分外的温馨。究竟是“谁的”,其实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“我”懂了,尽管会使小性子,尽管最初曾经不甘心地做着哥哥的“跟屁虫”,尽管也曾捉弄过哥哥,但是,这些都是温馨的爱的画面。本文语言凝练,情感真挚,读来更是回味无穷。欣赏!倾情推荐!【编辑:樱水寒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5-06-27 20:20:2 个人非常喜欢!问好小宝!感谢你带来的精彩!祝创作愉快!

2 楼 文友: 2015-06-28 10:18:59 谁的妈妈?谁的哥哥?我的妈妈,我的哥哥,我的幸福,我的家 欣赏阅读,问安作者 入戏薄凉,青灯古佛...

 楼 文友: 2015-06-29 21:59:07 充满了孩童气息,叙述很详细,学习了。菏泽妇科医院深圳男科医院哪家好深静脉血栓后综合症

承德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
缓解季节性过敏性鼻炎症状
生物谷 龙头企业